关于凑份子的微小说

   微小说 2019-09-13 11:54

  Z君在机关里摸爬滚打了二十年,眼看诸位后生一路绿灯转了“正”,自己依旧是个“资深副科”。整个人生要真是以副科告终,Z君心里到底怅恨难平。

  有人说,由副科扶正到正科,通常是时间问题。假若迟迟不见升迁,大凡是头上有片“阴云”。自从Z君因故开罪于老局长,他就过着只经历风雨总也不见彩虹的日子。好在一个月前,老人家光荣退休,从他处新调了位局长。送走老局长,Z君回家把酒斟满,一饮而进,有种拨云见日的痛快。

  为了让新局长早点发现自己这块金子,Z君有事没事就往其办公室跑。一天,他像往常一样去找局长汇报工作。敲门进入局长办公室时,对方正在通电话。局长神情凝重,对电话那头的人说:“是今天一早走的,在医院里住了近一周,到底没救过来。一家人都挺难受的,尤其是我母亲,平时在眼前惯了,一下子离开了,确实……”

  Z君见局长心情不佳,也无心恋战,草草收了兵。

  是谁去世了?他(她)似乎和局长很亲近,尤其是局长的老母亲……“平时在眼前惯了”?难不成是局长的父亲?他老人家不是挺硬朗的吗?难不成是得了急症?住院的事怎么没听人说起?老人家走了,局长照旧坚守岗位,似乎也太“工作狂”了吧?Z君边走边琢磨,心中的问号前一个没等拉直,后一个就杀了过来。

  回到办公室,Z君想从其他人的口里探出点有价值的“料”来,可惜一无所获。一整天都不得要领,可局长的事又不能不想,可真是让Z君上火。

  回家跟妻子一说,正在择菜的妻子顿时两眼放光:“婚丧嫁娶凑份子,局长许是刚来,不好开口,你办好了这事,只许局长一高兴,你的正科梦就圆了。”

  常听人说,要想让人记住你,一个是凑上500块,另一个是凑上50块。前者是因为给的多记住,后者是因为给的少记住。Z君和妻子一合计,不管是那走了的人和局长是啥关系,自己凑上两个500块。晚上睡觉,Z君梦见自己平步青云,连升三级。

  第二天一早,局长人刚到,Z君立马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向局长办公室。“局长,您节哀。”说着,Z君把包好的份子钱放到了局长擦得纤尘不染的办公桌上。

  局长一脸茫然。待明白怎么回事后,局长面无表情地说:“昨天我接着去给母亲新买了只狗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