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净沙,爱她就要成全她微小说

   微小说 2019-09-13 11:54

  他是当朝丞相陆莽的儿子——陆子昂。自十岁起留在清虚观学道。那日他下山见十余年未见的父母,一路狂赶马车。经过红楼门口,不小心撞倒了一位姑娘。可因为忙于见多年不见的父母,便没有下马车扶,可是马车驶出一截,他又让佣人停下,去扶人家并赔礼道歉。

  他刚想下马车去扶,却见一位公子已经先他一步去扶了。他看见哪位公子扶起的是一位倾国倾城的佳人,那位女子宛如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,洁白清纯。他看呆了,一旁的佣人说道:“少爷,我们先走吧,哪位姑娘无恙,有人扶了。姥爷夫人在家肯定都等着急了。”他回过神说:“既然如此,我们便走吧”。他坐在马车里还心神不定,过了一会儿猛然想起,刚刚那个姑娘身上貌似有妖气。但也没多想。

  之后偶然一次,陆子昂在街上闲逛,闻到红楼有股淡淡的妖气。便寻味找了去,在窗口偷看时发现了那日他不小心撞倒的姑娘,并发现了她身上的妖气。

  就让老鸨请幻清服侍他。于是就发生上文的一幕。

  陆子昂将幻清带到了丞相府,好吃好喝招待着。还说三日后便娶她为娶,以娶妻为名。带她回清虚观修炼,助她成仙。幻清听了立马跪了下来说:“陆公子,我知道你是好人,你放了我吧,我不想成什么仙。我只希望能和宁远在一起,最起码这一世好好在一起,求你了”。

  陆子昂眼眶湿了,扶着她肩说:“我知道上一世你们的经历。可是幻清啊,你是妖,他是人,人妖怎么能在一起啊。这会遭天谴的”。幻清哭着摇摇头说:“陆公子,只要能和他在一起,我什么都不怕。求你了,成全我们吧”。

  陆子昂流了一滴眼,泪头也不回的转身说:“好了,这事你不必再求我,我已经决定了,三日后我两成亲。我带你回清虚观,一定渡你成仙”。幻清听了哭的泪流满面,暗想,再见了,宁远。

  三日后,丞相府张灯结彩,锣鼓喧天。为陆子昂举行婚礼。宁远冒充宾客进了丞相府去找幻清。两人刚见上面没说几句话便被人发现了。陆子昂闻声来到命人将他绑起来说:“宁远,你知道她吗?她是妖!是一只蝴蝶。”宁远听了吓了一跳说:“我不信,她是人,她是我的神仙姐姐”。陆子昂仰天长啸说:“你不信啊,好!我让你看看它的原形”。随后陆子昂施法,幻清便痛苦的叫了会儿,便变成了一只粉色的蝴蝶。宁远吓的好久不好说话。脑子乱成一团。过了好久,他缓过神说:“你这个妖道,你别以为你装神弄鬼的我就会相信你。呵呵,即使幻清是妖又如何,我宁远爱她,此生只爱她”。一旁的幻清听了激动的哭着说:“宁远,谢谢你。我真的很爱你”。宁远回应到,你放心我一定会救你的。幻清点点头。

  陆子昂听了他俩的至死不渝,更生气了。说:“来人,给我打死他。拖到柴房。”随后命人将幻清架走说:“以免节外生枝,等不到吉时到了,立马拜堂。”幻清被人带走,她回头看着宁远听着宁远的叫喊,心如刀绞。她仰天大叫一声,化作一大群蝴蝶飞向宁远,将宁远包围着,没一会宁远便不见了。

  幻清将宁远带到了自己曾经修炼的地方。她看着满身伤痕的宁远,心疼的无法形容。宁远被陆子昂差人打的仅剩一口气了。幻清摸着他的脸说:“对不起,真的对不起。这一世终究还是害了你。我一定会救你。不会让你死的,这是我欠你的”。说完就要吐出内丹救宁远。刚喂到宁远嘴边,内丹便被人抢走了。

  抢内丹的人正是陆子昂。他摇摇头流着泪苦笑着说:“你为了他,居然甘心去死,你为了他居然连内丹都可以舍弃。幻清你这是何苦啊”。幻清擦干泪水说:“我欠他的太多了,这一世该还清了,他都是为了我。我不忍啊!!”

  陆子昂流着泪说:“其实,躺在这里的人和为你几次赴死的人也应该是我的。那次在红楼门口撞你的人是我,如果当时我立刻下马车扶你。先认识你,与你相识,相知,相爱,这一切都不会发生。幻清啊,是我先爱上你的,你知道吗?从撞你那日起,一睹你的芳容后,我便日日想念你,一直派人在寻你。总算找到了,可你却先爱上了别人。真是可笑啊!!!”。

  幻清听了哭着说:“陆公子,缘分天注定,不怪你的。但是我也谢谢你,我与你此生无缘了。下一世我还你一世的真情。对不起。这一世我心里再容不下其他人了,我已经将我这颗心许给他宁远了”。说完跪下道:“还陆公子帮我一个忙可好”?陆子昂点点头

  她又说:“待我将内丹给宁远服下后,他醒来。消除他的记忆,让他忘了我,无忧无虑的生活,找一个好姑娘开开心心的过完这辈子。”陆子昂哭的更厉害了一把抱住她说:“让我来帮你好不好,我帮你救他”。幻清扯开陆子昂的手说:“我不想要走了还欠你这么大的人情,让我来吧,你只需要要帮我消除他的记忆即可”。说完将内丹给宁远服下。随后便变成了只粉色的蝴蝶。

  它落在陆子昂的指尖,陆子昂知道,它这是在提醒他觉得他们之间的约定。它又在宁远的身边飞了好几圈。陆子昂施法让宁远忘记了之前关于他与幻清的一切。

  陆子昂伸出手让蝴蝶落在指尖对蝴蝶说:“幻清跟我回清虚观吧,师傅有办法救你,我会帮你修炼,帮你得道成仙。忘了发生的一切吧,就当你在写人世间历了一场劫”。

  蝴蝶似乎真的听懂了。它跟在陆子昂身后,回了清虚观。

  三年后宁远,寒窗苦读宁。高中状元,娶了一位寻常人家的姑娘。平平凡凡生活着,家庭和睦。